深商对话董明珠:疫情后中国制造业新方向
2020-08-07
企业与企业的差距是在危机中拉大的,伟大的公司总是孕育在大变局之中。疫情后,广大企业仍在面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唯有回归商业本质,并抓住数字化的机遇,才能找到再次成

企业与企业的差距是在危机中拉大的,伟大的公司总是孕育在大变局之中。疫情后,广大企业仍在面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唯有回归商业本质,并抓住数字化的机遇,才能找到再次成长的新方向。

“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危机一定能战胜。”

3月17日,深圳市中小企业公共服务联盟主席、深商总会执行主席、金蝶集团董事会主席徐少春,深商会董单位光峰科技CEO薄连明,深商会董、柔宇科技董事长刘自鸿,以及深商总会、深圳市商业联合会执行会长林慧等走进珠海格力总部。三位深商会董与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对话交流,共同探讨“疫情后中国制造业的新方向”。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制造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了极大冲击。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月中国制造业PMI指数大降至35.7%,创历史新低,甚至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本次直播,也是致力于帮助中小制造业分享行业标杆复产达产的好方法,助其收获信心、找到危机的本质。直播中,“新基建”成为企业家热议话题,作为各自领域的“中国制造”的标杆与核心技术的掌握者。

掌握核心技术

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表示,面对困难,哭是没有用的,更重要的是解决困难,每个人都要出手,不能靠依赖别人,要主动出击。工业互联网以及新型基础设施等应用平台和关键技术已成为制造企业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

格力空调是通过自主,从不懂到懂,最后掌握,这样的过程到今天成为世界领导者,涵盖了我们企业实践,实践证明中央的四个自信是正确的。中国制造业的使命和责任,是真正能够成为担当者,真正让中国制造走在世界上。要脱掉中国制造是低值低价的代名词这个帽子,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自力更生、自主创新,一定要自主创新,能够支撑自主创新,就是要坚定不移培养自主人才。

这次疫情,不是一个企业,也不是一个行业,而是全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怎么去面对疫情,而不是疫情来了我们坐着等,或者是光叫喊。疫情使得大家都陷入了困难,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谁来帮你。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解决困难,每个人要出手,这是最重要的,不能靠依赖于别人,而是自己要主动出击。

在这个时候我就在想,我们过去做过空气净化器,也就是所谓的PM2.5过滤,空气质量提高一点。我们在几年前就研发了这个,人与人交流过程中,空气里带着不同的细菌和病毒。当时我们想到这个问题,就开发出一款抗病毒净化器。当时我就提出来,在春节期间加班加点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用了差不多2个月的时间,在原有空气净化器的基础上创造了新的技术,专门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空气净化,效果非常好。

面对疫情怎么办,有这么多困难怎么办,都是问题怎么办,我还是总结一点,勇敢面对,必须要勇敢面对,这个很重要。第二个就是掌握核心技术是多么重要,我们有非常优秀的年轻人的研发团队,这个节目完了可以带你们去看,到现在为止他们依然住在研究室,吃住都在里面,醒了就搞研究,困了就睡一会儿,不回家。我觉得在疫情面前,真正展现了大爱,这帮年轻人承担了担当和义务,我觉得这才是疫情中的收获。我那天跟他们说,很可惜,我们这个设备研发出来晚了,早一个月甚至一个半月之前如果有,医护人员不会有这么多被感染,有了这个设备,在重症区也好,在病人治疗过程中也好,通过我们的装备,对空气净化以后,医生减少感染机会才是最大的贡献。虽然我们做成了,但心里还是有点遗憾,还有感觉到不安,如果我们技术人员用两三天时间就能突破出来,那多好,但他们还是很了不起。

有社会责任担当

随着疫情的发展,一个是我们自己主动出击,最重要的是在这个疫情中能做点什么。春节初几,还没有上班,我们接到通知,某个企业体温枪没有做,求助格力能否帮助解决。有人打我电话说,问接还是不接这个任务。我说接,没有犹豫就接了,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这些东西是疫情中的必备产品,后面有多少困难我没有想,到底能不能做成我也没有想,就是一句话要担当,接下来再说。十多天的时间,六十多副体温枪模具开发出来,那真是不容易的。一个体温枪开十几个模具,不同模具开出来,才可以真正实现体温枪的生产。十多天的时间开发了60副,模具开发出来以后,生产跟不上。而我们有大量的生产能力,也是帮他们解决困难。后面我们开始做护目镜,往往从一线疫情灾区听到他们缺什么,我就说缺什么做什么。

做疫情防范所有有需要的产品,我们没有考虑利润,也没有考虑企业困难了,搞个新产业救活自己,不是这样的,那是投机,可以赚钱我们就去做。我总感觉我们当时就是纯粹的责任担当,我们有条件就可以出力。在整个疫情中,员工是站最前线的,武汉那么大的疫情,去火神山、雷神山装空调的时候,把最好的空调给他们,而不是应付。我们拿了最新、最先进的产品,就是双向进风的空调,它是普通空调的几倍价。这是普通员工提出来的,希望我们公司捐给医院最好的空调。实际上这句话背后同样展示他们的情怀。如果我是一般员工,我不敢跟领导讲,要把最好的空调捐给他们。另外要算算账,一台高端的新空调,比普通空调贵几倍的价。看上去是一样的空调,但成本是完全不一样的。无论是从哪个点,都不应该发这个声,但敢于讲这个话,提出这个要求,我觉得了不起就在这里。

三天三夜不合眼是什么概念,跟工程队装修基建同步进行,就是守在那。我认为在疫情中我们看到的不是困难,看到的是精神,看到的是大爱。7天时间建好使用,我们必须几百号人守在那里。整个建完以后,市政府打电话来了,有个管道要用焊接连起来,我们做空调会焊工。武汉公司问我,怎么办。没有什么怎么办,接。他们同样是用30个小时,规定30个小时必须要通,这帮员工焊一千多个焊接点。

怎么复工、怎么复产,似乎没有关系。但是在这么多事情当中,我找到了克服疫情困难的办法,就是精神,必须要有忘我的精神、舍我的精神,更要有关爱社会、关爱别人的精神,你才能干成大事。由于我们有这样的情怀,就开始做什么呢?当时政府提出来,你们格力能不能帮忙做口罩机。我历来就是管它困不困难,首先接下来,我说没问题,接。我这么大胆讲,就是因为我们人有创新能力。我们不知道口罩机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怎么做,我们是在白纸上做了口罩机。在做口罩机当中,报废了很多材料,如果单一讲这台设备多少钱,可能三五十万。把前面所有报废的加起来,可能有上百万。我们做的过程中有些担心,成本过大。虽然我无私奉献,但是不能做那么多设备都是送给别人,一定要商业卖掉。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就想了一个道理,当你今天愿意舍得帮助别人的时候,明天别人一定回报你,这就是吃亏精神,一定要有吃亏精神。我们当时把口罩机做出来,已经提供了很多口罩机给别人。听外面说有很多假口罩,不合标口罩,我说干脆我们自己做口罩。既然把口罩设备做出来了,那我们就做口罩,一定要保证口罩能够真正抗疫情,是不是能尽一点力量。从那开始,我们就做口罩。特别是普通老百姓,一罩难求,希望这个平台给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遇到新问题,不断遇到别人给我们提新要求,我们也在不断满足市场变化。

危机中见差距

金蝶集团董事会主席徐少春认为,这次疫情对于企业和个人而言不仅是一次大考,更是一次实战。它看似是危机,但危机创造了新的需求。在这次危机中,徐少春感受到天下大同,世界一家,中国真好,中国政府是最负责任的,中华民族正走向伟大复兴的征程上。“在这次大考中,我看到许多的企业、员工,特别是年轻人内心中的光明,人人都有一颗心,人人心中都有无尽的宝藏、阳光、温暖和爱,这次大考把我们内心中的力量激发了出来,商业因为这次大考正在回归本质,企业管理就是激发每个员工心中的大我。”徐少春说到。“现在是中国制造业最难、也是最有希望的时候”,徐少春在总结中提到,“企业与企业的差距是在危机中拉大的,伟大的公司总是孕育在大变局之中。”疫情后,广大企业仍在面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唯有回归商业本质,并抓住数字化的机遇,才能找到再次成长的新方向。
 

光峰科技CEO薄连明针对疫情环境,提出:疫情困境前期考验的是企业的“承压能力”,接下来考验的就是企业的“反弹力”,企业要积极探索新的市场机遇和商业模式。他认为,随着5G时代,人工智能、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等概念基础设施的建设,一定会使科技的产业化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作为科技创新企业来讲,做激光显示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要经过内容载体的传输,在我们的产品中有大量的体现。这个概念的提出,并且国家大力实施,一定会给企业带来非常大的机会。

柔宇科技董事长刘自鸿也对疫情后的形势充满信心:拥有领先的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的企业,无疑将在之后的竞争中迎来机遇。他表示,所谓新基建,新的技术,能够帮助更多的行业有新的发展,创造更多更好的用户体验,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在这条路上,我们从开始的时候就坚持这样做,不管有没有疫情,不管外界不确定性怎么样,也不会改变我们的初心,希望能够通过柔性技术的创新,让人们更好感知世界,这也是我们公司的使命。